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国聚焦网,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自驾游  xxx  青春大学习  云南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惠特曼诗歌中的生态与人文主义思想

发布时间:2019-06-13 07:59:23 已有: 人阅读

  在世界生态文学史上,一直不乏大量的诗人向现代科技进行挞伐和批评,批判其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正是这种向大自然无限索取的贪婪将人类社会逼向一个死角,尤其破坏了诗人们歌颂的自然神灵,使得诗人们的缪斯之神不断地哭泣,诗人们也失去了灵感,在科技所造成的废墟上无望地悲歌。美国著名诗人惠特曼为其中的杰出代表,包括他的代表作《草叶集》在内的大量诗作,向人们展示了诗人向自然之神的歌颂,向世间呼唤真情和天真,而这一切都必须求得自然的恩赐。

  大自然,特别是山水植物往往代表着一种人格力量,甚至是一种国家精神的象征。惠特曼认为,“草叶”可以随处生长,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正好象征着自己努力向上的精神品格,也象征着美国处于上升时期“不断追求”的国家精神,因而把自己的诗歌集取名为《草叶集》。《草叶集》里有很多描写大自然的诗歌。在这些诗歌中,大自然不再是人们发泄情感的被动承受者,而是活跃向上的自在生命体,时刻启示着人们必须奋发有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正是美好的自然给予人类无尽的情感和美好,使得人们能够思想哲学和诗学问题。对于人生和自然的看法,东西方思想家大致有共同的想法。自然界是人的本源地,而人却是自然界的主体,自然万物的生机盎然之所以富有诗意,是由人心体验出来的。在大自然面前,中西诗人和哲学家的体验是类似的。

  惠特曼《在路易斯安那我看见一棵斛树》描写了一棵古老而孤独地站着的斛树,说它发出欢乐的枝叶。他接着说:“它的外表粗犷、不曲,强壮,使我想起我自己”,把树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不仅如此,“它对我是一个奇异的象征,它使我想起男子汉气概的爱”,树已经完全被人格化了。

  惠特曼深受爱默生超验主义的影响,批判地吸收了超验主义的积极成分。反对权威,崇尚直觉。认为上帝就存在于我们周围一切事物当中,存在于大自然之中。任何人都具有“超灵”,会感觉到上帝的存在。他号召人们去感悟大自然,热爱大自然,回归大自然。他提倡个人主义,宣扬以人为本,强调个性。

  在惠特曼眼中,人性与自然是密不可分的。首先,对自然的爱是人类之爱的延伸。《我自己的歌》第三十二部分所描绘的诗人与种马之间亲密的情感交流,其动人程度不亚于任何人与人的关系。在《永远摇晃的摇篮之外》一诗中,惠特曼甚至进入了一只鸟的内心,把它深情的歌曲“翻译”成了人的语言。虽然从某个角度看,这可被视为一种修辞方法,但它同时也是自我“移情”能力延伸到非人世界的体现。爱默生相信“自然是精神的象征”(《自然》)。

  惠特曼也认为,自然蕴含了自我追求的人类价值。自然界无所不在的自由、活力和创造力令他身心振奋,动物心灵的平静和精神的独立也让他羡慕不已(《我自己的歌》)。

  更重要的是,他在自然中发现了灵魂不懈追求神性的形象。在《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中,他在灵魂和蜘蛛之间找到了共同点:

  这首诗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自我的不朽是通过自然的循环实现的。肉体的材料来源于自然,当肉体死亡、分解,这些材料又返回自然,进入新的循环,在此过程中,它们将为新的生命提供养分。

  在他的诗篇中,狩猎者、伐木工、果园和庭园的修理工无不充满着并具有坚韧的品格,那些水手、骑士无不怀着对阳光和户外生活的渴求,这些诗意的影像无不投射到户外工作的人们,是由于他们发现了大自然无与伦比的美。

  自然与人性是相通的。所以对惠特曼来说,自然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是人类不能模仿,无法用文字来解释和表达的。在诗人的日记中,他多次使用“无法描述”这一词汇,暗示人们如果不参与自然就不能理解自然。诗人发现“彩虹具有无法描述的色彩和光芒”,“郁金香的叶子是无与伦比的”,“蜜蜂的身上具有一种不能模仿的色彩”,诗人常常凝视天空,发现天空的“每一个方面既令人振奋,又令人平静,它给人们心灵的启迪是难以用言辞来表达的。”他不止一次地问道:“月亮啊,诗歌或者文学怎样才能把你尽情描述?”对诗人来说,自然就像音乐,是创建人类健康的精神生态的途径之一。

  惠特曼还受到卢梭浪漫主义的影响,卢梭曾提倡“回到大自然中去”。卢梭的学说对欧洲人的思想影响是巨大的。他的《爱弥尔》一书的推广,在一定程度上开创了对自然的崇拜,对野外生活的兴趣,对清新、自然、富有生机和天然而生的事物的探索。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都影响着惠特曼。

  从诗学深层意义上来说,惠特曼认为诗歌是心灵之声,它发自人的心灵,构成艺术品,再到他人的心灵中去唤起回响,培育人的道德情操,也就是回到人的心灵中去。雨是“大地的诗”,诗就像大地的雨。“向自己的起源交还生命,并使它纯净而美丽”,这无疑是对诗的生态使命和功能的最好概括。

  正如著名学者徐复观所说,“艺术家在修养的过程中,一定会伸展向自然,由对自然的把握而赋予自然以新生命,同时即扩大了自己的生命,使主观与客观在融合中同时得到提升。于是对自然的深入,即成为修养的另一面。”自然之所以成为诗人描写的对象,主要是因为“掇景于烟霞之表”,“发兴于溪山之巅”,而发现其“奇崛神秀,莫可穷其要妙”。即是能在自然中发现它的新生命。用惠特曼的话说,自然是难以描述的。而此新生命,同时即是艺术家潜伏在自己生命之内,因而为自己生命所要求、所得以凭借而升华的精神境界。

  惠特曼的诗歌把对自然的肯定与热爱,对大自然生命力的赞颂与讴歌,呼吁人与自然和谐、人对自然尊重的生态意识,延伸到了人类的社会文化中,体现着对社会的、自由和人的肉体、灵魂、自然人性及创造力的歌颂,体现着对人类命运的关心,在今天读来仍有其积极的现实意义。

最火资讯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国聚焦网 www.zgfocus.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5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