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国聚焦网,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自驾游  青春大学习  xxx  云南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中国特色教育价值观的变革:理念辨识、甄别与制度理性审视

发布时间:2019-10-09 16:34:42 已有: 人阅读

  教育价值观是教育实践的灵魂,任何一种形态的教育实践背后,一定会有一套相对明晰确定的一以贯之的教育价值观念作为支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取得巨大成就。其中,教育对于整个国民经济、社会生活各领域的深刻变革,对于综合国力的增强、国民素质的普遍提升,对于整个社会文化和精神生活领域风气的改观等,无疑起到了先导性作用。毫无疑问,这一过程伴随着对教育观念、实践、教育理论,尤其是总体意义上教育价值观的不懈探索和创新。

  从学理层面而言,教育价值观无疑属于广义教育哲学关切的领域。教育价值观是教育实践的灵魂,任何一种形态的教育实践背后,一定会有一套相对明晰确定的一以贯之的教育价值观念作为支撑。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没有合理的价值理念规范和引领的教育实践,一定会违背或扭曲人类教育活动的本质,偏离教育实践的目标和方向。

  古希腊意义上的教育之最初理想,是依照人的方式把人培养为人,是全人意义上的全面发展的教育。其核心是实现知识教化和优良德性的和谐与一致。文艺复兴时期所兴起的人文主义的教育理想,肯定人的感性的合理性,倡导人性的尊严与自由,明确反对中世纪对人性的摧残。近代以来,受启蒙现代性所推崇的抽象理性主义以及个人主义、功利主义等价值观念的深度钳制,人们对于教育价值的认知和理解曾经陷入了明显的误区,出现过严重的偏差。教育被当作纯粹“知识论”意义的实践,其目的是为新兴的市民资产阶级通过征服、主宰自然以实现“财富最大化”服务,教育异化为工具性存在。

  正确理解教育价值观的前提,在于对价值观本真涵义的正确指认。哲学意义上的价值观所表征的是关系意义上主体对于对象世界之存在理据与意义的探索、发现、领悟和自觉践履,是以恰当的方式对于对象(存在、属性、功能等)之于主体的生存及发展所可能具有的功能、作用等方面评价、认同和领受。改革开放40多年来,国内教育理论界、教育哲学界以及教育伦理、教育评价领域关于“教育价值观”的理解和规定,在激烈争论中目前业已达成的共识性见解是:所谓教育价值观,其关切的是有关教育价值的观念反映,以及教育价值关系的主体性认知和评价;其所表征和指向的是教育(属性)与人(社会性需要)之间的肯定、满足或一致性关系。就教育价值观的变迁轨迹来看,社会现代化进程中,中西教育理论和实践大致经历了从“神本取向”到“人本取向”的教育、从以人文为取向的教育到以科学为取向的教育、从以伦理为取向的教育到以经济为取向的教育、从以(英才)精英为取向的教育到以大众为取向的教育的走向。现实的历史和社会实践中,教育同时与个体、群体和社会等多个主体发生关系。其结果分别形成了“个体本位”“知识本位”以及“社会本位”三种不同的价值观类型。个人本位的价值观主张教育应顺乎人自身发展的自然规律和发展的个别差异性,其所关注的是促进个人知识与理智的发展,注重人的身心和谐发展,以达到个性之完善;知识本位的教育价值观关注知识的创新、学术的探求和科学研究;社会本位的教育价值观关注着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强调教育是使受教育者成为社会需要的、维护社会稳定和促进社会进步之人。

  如此,所谓教育价值观,绝对不应简单地理解为作为客体、对象的教育实践、教育活动对于教育主体之需要的满足。这样一种理解,显然是对于教育价值观的降格。教育价值不是一种抽象的理念设定,它生成、内在于教育理论和教育实践活动之中,是对教育活动自身之应然性目的的一种实践性的价值思维观照。其深意在于,强调并澄明教育理论和教育实践活动的本质,在于通过知识的传授,启发、引导教育对象形成对于全部对象世界和知识本身的一种“转识成智”的反思批判性态度,并在这一过程关切、洞悉、领悟自然、社会和人的全部生存与生活世界的真理及意义,逐步提高生命质量和生命存在的境界,在自主性选择中体验人之为人的尊严、华美、神圣和应尽的职分。

  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价值观问题的论争,其中一个最鲜明的理论特色在于,始终伴随着对教育本质的认识。对教育本质的理解与教育价值的规定互为前提,被正确理解了的教育本质规定着特定历史时期教育价值观的性质、内核,指引着教育价值观实践的方向、目标和有效方略的选择。

  客观地讲,中国教育理论界对于教育价值观问题的全面关切和深入思考,或者说,作为一个问题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价值观问题的出场,是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体制实施以后的事情。20世纪90年代以后,新一轮的全球化浪潮更是把一个全方位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面向未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理论和实践,及其所面临的教育价值观的冲突与重构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

  市场化主导的社会变革实践严重冲击着中国的教育理论和实践,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的本质、教育价值观的真谛等,提出了许多尖锐的问题和难题。市场经济伴随着的利益最大化原则,尤其是资本逻辑对于社会生活各领域的全面渗透,使得原本被视为一片“净土”和“神圣之地”的教育领域,也出现了基本价值观认识模糊的问题。

  如何正确看待本质上培育人的高尚事业的教育在全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如何赋予教育事业在社会迈向现代化实践中以准确的定位,对待所有这些基础性问题的立场、态度和识见,是变革社会中理解教育本质和教育价值观的前提。应该说,在上述问题上,中国社会曾经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上走了不必要的弯路。具体而言,以社会市场化进程中教育价值取向为例,存在着明显的弊端:一是在教育价值关系上,片面强调社会本位的知识教育,忽视甚至否认受教育者的主体地位。受教育者被视为只是被引导、塑造、改造的对象;二是有意无意地模糊教育的“内在价值”和“外在价值”(工具价值)的边界,导致现实的教育实践在一定程度上把所谓“教育的价值”和“教育中的价值”严重混淆了,一味追求教育的外在价值。其实,所有这些主张,以现代教育哲学的最新理论观之,还仅仅是基于具体的感性教育实践经验,对内涵丰富的教育价值所做的现象学、描述意义上的初级研究,这些思考对于从不同的角度审视当代中国教育理论和实践的进展,以及在教育思维方面的困境和问题有一定的意义,但缺少一种前瞻性的建构和拓展。

  新时代,习总非常重视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围绕着教育的本质、教育发展战略,尤其是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实践性质、方向的教育价值观这一根本问题,从理论和现实、历史和未来相统一的高度,做出了许多深刻、精湛的论述。其精要和实质在于“以人民为中心”“奉献祖国”。这种教育价值观体现在我国的教育方针上,即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人。以习总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价值观的重要理论为指导,着眼未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价值观应本着实践性追求,在方略、机制、路径等方面做更进一步的思考。

  其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所倡导和坚持的教育价值观,是体现了社会主义性质的社会主义、集体主义价值观。面向未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价值观,要坚定地坚持教育的社会主义方向,努力实现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深度契合和内在一致,坚决来势凶猛的新全球化时代的自由主义、功利主义、消费主义等对教育价值观的侵蚀和负面影响,理智对待和应对当前中国教育实践所面临着的“本体论与工具论”“营利性与非营利性”“理论型与技能型”等诸多矛盾与冲突。有学者指出:走向21世纪教育思想的转变,“是把唯社会价值观或唯主体价值观转变为使社会价值与主体价值协调平衡的价值观,把传统的知识质量观转变为包含知识、能力等智力因素与非智力因素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观,把急功近利的教育发展观转变为可持续发展的教育发展观”。

  其二,立足人类文明转型大势,进一步明晰教育价值观的深蕴——教育自身的价值与教育实践(活动)所应承载(实现)的价值。“前者指教育中包括着许多有价值的因素,如方法、内容、措施等,这种形式的教育价值是客观的……后者指在不同的价值观视野下对教育所进行的选择,它更多地指向目的、教育理念和教育信条,是人们根据自己所赞同的价值观选择教育的结果,它是主观的。”无疑,教育的价值生成于具体的教育实践过程中,既是对特定历史时期所面临的教育理论和实践难题的回应,同时更是对教育未来发展方向的规制和引领,它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之“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理想为终极意义旨归,致力于在发现、承载、传播、激活和创新知识中,提升人(生命、生存与生活)的德性素养,促使普遍意义上的民族健全人格的养成。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财富与信仰的冲突及其化解:生态幸福论的出场逻辑”(16FKS012)阶段性成果)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国聚焦网 www.zgfocus.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5

电脑版 | wap